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自在 随心所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历史迷雾——来自于阳明山的诅咒  

2016-10-23 07:44:55|  分类: 海纳百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近年来,一些关于历史真相的帖子成为论坛热点,在微博、微信上更是火的不得了,甚至在主流媒体(书报杂志,比如被某些人奉为圣经的《炎黄春秋》)和网站也广泛传播,有的人那些帖子起到了开启民智的作用,真的是那样吗?编写帖子的人又是出于什么目的要把过去的历史全部反过来。有的朋友认为不予理会,这些说法又能如何?我认为:没那么简单,如果真史全部被推翻,而代之以推墙派、带路党捏造的伪史会怎么样呢?这个我不说,你懂得,我只就其真实性给你一一剖析。
        网络精彩段子:1923年8月,蒋介石赴苏取经三个月,发现“苏维埃政治制度乃是专痔和恐怖的组织”。以后日记里对供认识加深:“毁灭本国伦理与历史 ”,“ 手段最毒,情义与道德扫地无余”,唯物论“使人类均将降入禽兽之域”。退守台湾时更留下惊人一语:“中国民众不受到十八层地狱的痛苦,不会觉醒的。”
 历史迷雾——蒋公公的诅咒 - 幸运猫 - 幸运猫       这个段子充分展示了蒋总裁英明神武、远见卓识,因此也是流传甚广。
  所谓“蒋介石赴苏取经三个月,发现‘苏维埃政治制度乃是专制和恐怖的组织’”的论断,出处是《同舟共进》2011年4期的《供产党的崛起与国民党的“清党”》一文:“苏联之行,使蒋介石得到一个切身感受:‘苏维埃政治制度乃是专痔和恐怖的组织,与我们中国国民党的三民主义的政治制度,是根本不能相容的。关于此点,如我不亲自访俄,决不是在国内时想象所能及的。’这是他日后决意铲除供产党的思想基础。”
  该文作者是一位公痴学者刘桶研究员,自然该文也就被新闻网、新华网等官媒公开传播。这里顺便说一句,宣传部门对推墙派、带路党舆论汹汹很是不满,要求高校统一思想。殊不知第五纵队总是在自己窝里,能怪舆论阵地丢失吗?
   不过,在下看到上面文字却是不胜惊骇之至:难道蒋先生是精神分裂症患者,左右互博吗?
   一个人的日记应当时期内心精神世界的真实反映,蒋公是1923年9月——11月间访苏的,杨舔屎在其《蒋介石与南京国民政府》一书中摘录了蒋公访苏期间的部分日记,相关内容如下:
   9月9日,访苏几日后,日记曰:“俄国人民无论上下大小,比我国人民诚实恳切,令人欣慕,此点各国所不及也,其立国基础亦本於此乎!”
   9月17日,蒋介石参观红军第144团并发表演说:“我们来这里学习并与你们联合起来。当我们回到中国人民那里时,要激发他们的战斗力,战胜中国北方的军事势力。”,同日在日记记载:“其军纪及整理虽不及日本昔日军队,然其上下亲爱,出於自然,毫无专痔气象。”
   9月24日,看《马克斯学说概要》。日记云:“颇觉有趣。上半部看不懂,厌弃欲绝者再。看至下半部,则倦不掩卷,拟重看一遍也。”
   10月10日下午,看《马克斯学说》之《经济主义》。日记云:“复习第三遍完,尚不能十分了解,甚叹马克斯学说之深奥也。”
   10月18日:“看马克斯学说。下午,复看之。久久领略真味,不忍掩卷。”
   11月4日,从俄国人那里,蒋介石得知各地都有供青团组织,日记赞美其为“第一优良政策”,同日日记中对于苏维埃政府“优待农工而轻士商”这样一项“左倾”政策也表示了赞成:“吾亦无间言也。”
  …  …
  而在访苏期间,蒋介石亲自起草了《中国革命的新前景》和《致苏俄负责人员意见书》,前文明确提出“我们希望在靠近俄国友邦边境的中国西北地区找一个适当地方,作为我们实行革命计划,与中国军阀和外国资本主义、帝国主义列强进行战斗的军事基地。”,后文则对比中俄两国革命,一个“将陷於绝境”,一个“收效之速,一日千里”,自感有愧于心。
         那么,蒋先生是因何从亲苏变成仇苏的呢? 
        国民党曾经一度想依靠有实力的西方国家来完成铲除军阀、统一全国的大业,但是,孙中山却碰了一鼻子灰,西方国家不肯放弃鸦片战争和八国联军侵华带来的利益,他们想依靠北洋军阀来继续维护他们在中国的利益,根本就不会支持国民党。只有布尔什维克肯支持国民党打倒军阀的民主革命目标,孙中山于是提出了:联俄联共的国策。决定避开华南西方国家人盘踞的两大基地上海和香港,把活动重心、大本营转移到中国西北。在库伦迤南靠近中蒙、中俄边界处按照苏联红军的模式建立孙中山的新军,兵源便是这一带中国境内外的华人。待时机成熟便从西北进军,攻打北京。代表团一行希望就此得到苏方建议和帮助。这便是孙中山从1918年开始酝酿的那个西北计划。
        这份《意见书》却遭到“冷遇”——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没有得到苏方任何回应。有材料记载说蒋介石一度感到莫斯科“全藐视他”而大发雷霆。
         蒋介石把反映国民党军事计划的《代表团意见书》提交到共产国际,这份《意见书》却遭到“冷遇”——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没有得到苏方任何回应。有材料记载说蒋介石一度感到莫斯科“全藐视他”而大发雷霆。于是,热脸碰了冷屁股的蒋先生形成了仇苏的心理。
   这个算不算蒋总裁的“先声”?!
   当然,刘桶研究员自然也要比那些民间历史学家要有点板眼的,肯定也不会赤裸裸的编造蒋公言论。蒋公当然有过这样的言论:“认识了苏维埃政治制度乃是专痔和恐怖的组织,与我们中国国民党的三民主义的政治制度,是根本不能兼容的。关于此点,如我不亲自访俄,决不是在国内时想象所能及的。”
  然而,这句话分明是蒋公退隐台湾一隅之后,痛定思痛,由陶希圣操刀,替蒋总统泣血而作《苏俄在中国》中的名言啊!而这部书是1956年12月在台湾出版的,并非蒋先生二十年代的言论,蒋公称苏联为“专痔和恐怖”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啊!
  这里说一句,蒋公在该文中言之凿凿“我就把这三个多月旅行、考察和会谈所得的资料和印象,写成《游俄报告书》,寄奉国父。”,然而这份报告书至今却没有露面,为什么呢?!
  至于段子中什么“毁灭本国伦理与历史”、“手段最毒,情义与道德扫地无余”、唯物论“使人类均将降入禽兽之域”,那都是蒋总裁在40年代之后的言论了。这些言论与1927年“四一二清党”时灭掉供党的行动相比,那简直就是小儿科了!
  而段子中什么“中国民众不受到十八层地狱的痛苦,不会觉醒的”,实在是最为无耻的言论!
  世界上有哪个国家的领导人竟然如此惨无人性?!希特勒好歹只对犹太人下手,蒋总裁为了让“民众觉醒”就要让他们“受到十八层地狱的痛苦”?!这不是明目张胆地往蒋总裁身上泼脏水吗?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